手游棋牌网

当前位置:首页 >> 游戏资讯

游戏资讯

盗版骗我20年!三款FC游戏都叫《沙罗曼蛇》,打开却完全不同

2020-10-17 04:40:20游戏资讯
前言从红白机时代一路走来的玩家肯定还记得,小时候为了买一盒FC卡带,把跑腿买东西剩下来的零钱一张张存起,存够100块钱后把整包小毛票放在游戏店老板面前的回忆吧?说起买FC卡带,其实对知事儿来说,是一件既快乐又忐忑的事情——快乐在于有新游戏可以玩,忐忑在于怕买到不称心的渣游戏,之前的文章我就提到过老爸花65块钱买了一盒188合1游戏卡带,结果里面塞满了黑心盗版

盗版骗我20年!三款FC游戏都叫《沙罗曼蛇》,打开却完全不同图

前言

从红白机时代一路走来的玩家肯定还记得,小时候为了买一盒FC卡带,把跑腿买东西剩下来的零钱一张张存起,存够100块钱后把整包小毛票放在游戏店老板面前的回忆吧?

说起买FC卡带,其实对知事儿来说,是一件既快乐又忐忑的事情——快乐在于有新游戏可以玩,忐忑在于怕买到不称心的渣游戏,之前的文章我就提到过老爸花65块钱买了一盒188合1游戏卡带,结果里面塞满了黑心盗版商搞出来的拆分版游戏,搞得心情非常沉重的经历,因此对于FC卡带的挑选,我一直非常讲究。

不过说是这么说,当时却没有专业的游戏资讯杂志教我们辨别哪些是好游戏,哪些是渣游戏,因此卡带封条上的游戏标题,往往就成了甄选游戏品质的重要指标——当然,在踩过几次雷后,我们也多少意识到看标题选游戏,其实并不靠谱。

要知道,那时很多游戏标题都是舶来词,像是“Super Mario”翻译成《超级马里奥》,“Rockman”翻译成《洛克人》倒还好,但有些游戏标题通过意译的话,压根就不知道是个什么碗糕了。

比如“Green Beret”,意译过来是“绿色贝雷帽”,有一说一,假如看到这样的标题,估计没有玩家愿意买账吧!

考虑到这个问题,盗版商就此展开FC游戏时代的“信达雅”命名之路,嘿,你可别说,有些译名听起来还蛮有感觉的,比如《Fire Emblem》,我们这边翻译为《圣火徽章》,怎么样?是不是比《火焰之纹章》多了几分韵味?

又比如很多人熟悉的《怒三代》,如果光用一个“怒”字表达的话,显然缺点意思,让我意想不到的是,盗版商竟然给游戏改了个还不错的标题,叫《怒战沙场3》。

我一看这名字,还蛮有买回去玩一玩的冲动。

当然了,盗版商的翻译能力也不总是那么奥妙高深,比如《猫捉老鼠》这游戏,乍看起来没什么毛病,但仔细一想可就觉得问题大了。

在这款游戏中,玩家扮演的老鼠担任警察,反而猫却成了小偷,这么一来,难道不应该叫《老鼠捉猫》吗?

这种小问题倒还不算什么,最过分的其实是断章取义,乱套IP,误导消费者。

举个例子吧,当年有一款游戏叫《最终任务》,由厂商NATSUME开发,相信看到游戏画面的玩家,都会勾起被这款无限吊打的童年回忆。

但奇怪的是问及身边的小伙伴,却完全没有人记得《最终任务》这个名字。

为什么呢?

原因很简单嘛,毕竟这游戏当年根本不叫什么《最终任务》,咱们高明的盗版商为它起了一个更响亮、更易懂、普及度更高的名字——《空中魂斗罗》。

和真正的《魂斗罗》对比起来,《最终任务》确有那么一点相似之处,比如说主角都是穿着蓝色裤子的壮汉,同样是在充满未来科技感的场景中射来射去,同样也是被敌人摸一摸就死翘翘。

不怕你们见笑,知事儿小时候真的就以为《最终任务》是如假包换的《魂斗罗》续作,而被《空中魂斗罗》这个名字骗过去的,肯定不止我一个。

这种不负责任,强行硬蹭热度的取名方式,当年贻害了多少无知少年,骗去了多少孩子们得来不易的零花钱。

顺带一提,NATSUME还有另一款游戏同样也被冠上了“魂斗罗”之名,内容却完全扯不上关系的游戏——《赤影战士》。

《赤影战士》这个译名虽然不算精准,但好歹符合了原标题《KAGE》的含义。

然而盗版商为了提升其知名度,竟然给它强行安上了《水上魂斗罗》了名字,真就万物皆可魂斗罗!至于为什么是“水上”,据说是因为第一关场景发生在轮船上,换言之就是水上战斗,故而命名为《水上魂斗罗》。

对于这种荒诞的说法,不知为何我觉得可信性还蛮高的,这种断章取义,乱七八糟的事儿,确实像极了盗版商的套路。

不过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,乱改游戏标题还不算最骚的操作,知事儿见过最恶劣的命名方式,其实是把其他游戏的名字,原封不动套到另一款游戏头上!这种例子虽然不多见,却是我本人亲身经历。

众所周知,KONAMI曾推出过一款横版射击游戏《沙罗曼蛇》,无论音乐水准、操作感、玩法、美术风格、关卡设计都堪称上乘,个人挺喜欢第三关,在熊熊烈焰之中,会有很多火鸟疯狂冲向玩家,时不时场景还会喷出火舌阴你一下,刺激感爆表。

知事儿印象最深的,还是《沙罗曼蛇》的异色世界观,对我来说,钻进敌人体内把它的五脏六腑逐一打爆的快感,实在无法用语言表达啊!还有那些造型古怪的BOSS,所有的一切都那么让人着迷,小时候我只要闲着无聊,遇事不决就先通一遍《沙罗曼蛇》再说,由此可见我对这款游戏的热爱!

最贴心的一点,是游戏原标题已经完整写上了《沙罗曼蛇》4个大字,就算盗版商眼睛再瞎,相信也不会胡乱命名了吧?然而,呵呵,知事儿果然还是太年轻,完全高估了盗版商的办事能力。

有一次,班上一位小伙伴拿着三盒FC游戏卡带到我家来玩,那时孩子零花钱有限,卡带换着玩是常有的事,刚好那天我在玩着《沙罗曼蛇》,刚好打到第五关法老王头像那里。

朋友进门后看到这一幕画面,问我:这个是不是《沙罗曼蛇》?你这关我没见过啊。

刚开始,我以为是这家伙菜得连30条命秘技都使不出来,压根没打到过第五关,但听着他对游戏关卡的描述,我发现他口中说的所谓《沙罗曼蛇》,似乎和我记忆中的印象相差甚远,而他也对大脑BOSS、龙头BOSS、内脏关卡等内容一无所知。

出于探究精神,我让他拿出那盒内容完全不同的《沙罗曼蛇》当面对质,只见游戏标题画面根本没有那4个标志性大字,写的是《Gradius》,就这玩意也敢谎称《沙罗曼蛇》?

然而,当我正要取笑小伙伴买了一盒山寨游戏时,却发现这《Gradius》竟然也是KONAMI制作,玩家操控的小飞机也还是《沙罗曼蛇》那台,此外,《Gradius》推出时间竟然比《沙罗曼蛇》还要更早一年!

随后,我打了几关《Gradius》,里面的游戏元素和《沙罗曼蛇》相比,除了画面精细度和部分武器不同,BOSS比较单调以外,其他部分几乎如出一辙,整体质量也算是出色,按照我对盗版商的理解,以他们的能力绝对无法做出这种品质的山寨货,唯一的可能,就是他们乱套名字!

后来我才知道,《Gradius》的主流译名是《宇宙巡航机》,这款游戏按照年份,其实算得上是《沙罗曼蛇》的老爹,虽然故事背景略有不同,但本质上属于同一个系列,就连玩家所操控的战斗机“超时空战斗机V形蛇”也是同一架。

要知道,盗版商可是把《赤影战士》变成《水上魂斗罗》;把《孤独战士》变成《魂斗罗7代》的商业鬼才,看到两款相似度超高的《沙罗曼蛇》,难怪会一概而论。

事实上,这两个系列也确实容易让人搞混,像1988年《宇宙巡航机》在街机上出了第二代作品《高弗的野望》,那时我和小伙伴都管这游戏叫《沙罗曼蛇2》。

尴尬的是,后来KONAMI在1996年推出了真正的《沙罗曼蛇2》,这次是如假包换刻印在标题上的正统续作。

面对这两款游戏,我们也只好用“旧沙2”和“新沙2”来称呼了。

不过你以为FC时代就只有《Gradius》一款游戏被搞错了吗?其实,当时还有一款与《沙罗曼蛇》完全扯不上边的FC游戏,也被盗版商直接当成《沙罗曼蛇》来卖,这款游戏,原标题叫做《Abadox》,由NATSUME在1989年推出,查了一下,主流译名叫《异形复活》。

《异形复活》的故事背景讲述在5012年,Abadox行星被一群寄生虫般的外来生物侵略,而星球公主玛利亚所在的船舰也被大BOSS一口吞下,为了拯救公主,咱们的主人公决定单枪匹马闯进寄生虫的体内,救出公主。

这款游戏比《沙罗曼蛇》发行晚2年,其关卡设计和玩法系统都有浓浓的《沙罗曼蛇》既视感,比如都有子机设定、都是在异形体内战斗,敌人也全是奇怪的异形生物,同样也有横版和竖版两种关卡模式。

说真的,如果你说《异形复活》没有借鉴过《沙罗曼蛇》,我是绝对不信的,毕竟NATSUME之前也是借鉴《忍者龙剑传》后,继而做出了《赤影战士》,所以重施故技也一点不让人意外,反倒是盗版商竟然随意指鹿为马,连稍微考究一下再命名这种简单的工作也做不好才更让我意外!

时至今日,通过发达的网络信息,我们可以快速查阅每一款游戏的标题和画面资料,甚至可以轻松通过网络获取游戏的实际内容,大大降低了踩雷的机率。

可是在20年前,玩家想要避免盗版商的坑骗可谓难于登天。

如果碰到比较好心的游戏店老板,买之前是可以开机检验游戏的,但像这样的良心老板,却是少之又少,更气人的是,知事儿曾遇到两位肯让玩家开机试游戏的老板,结果他们的店没多久都倒闭了,不得不说是个遗憾啊!

好了!今天的文章就写到这里,如果你当年也被盗版商指鹿为马的命名方式坑过,不妨说说是哪一款游戏!

经典游戏从来不过时,奇葩游戏也能一生铭记,我是游戏知事儿,我们下次再见!

了解更多关于盗版骗我20年!三款FC游戏都叫《沙罗曼蛇》,打开却完全不同,为玩家提供最新的游戏新闻、游戏攻略、单机资讯、游戏下载、游戏问答。